苏烟

考差了很难受。
更难受的是无能为力。

记梗

壮壮语录
演员就怕不信。尤其是说相声的。好多演员说不乐观众,也是因为他说的假。所以相声表演跟戏剧舞台表演是一样的。你得先演真了,你要是认为是假的,观众马上认为是假的。
这个梗真的是能写很多故事啊,感觉。

堂良堂

一个撑着老胳膊老腿装小孩,一个披着皱巴巴的老人皮扮老人。
谁又护着谁,谁又爱着谁。

从来都没有什么必须品。
必须只不过是自大的集中表现。

在一切多情与无情中,人类总是能学会淡忘。或许三年五载,或许只一眼。

什么爱呀,什么情呀,都不过是一场过家家。

斗不过时间,争不过岁月。

唯一不变的的是,在这场过家家里,他们扮演的是家长,说一不二,我们扮演的是孩子,唯唯诺诺。

我今天莫名其妙的和一朋友聊到抄袭。
然后被浇了一大盆冷水。
冰的,还带冰雹的那种。
现在的人对于抄袭都这么冷漠的么……

我或许再也不会忘记她了吧。
从前有多爱她,现在就有多恨她。
恨到骨子里都刻上了字。

人生只若初见。
人生只有初见。
人生只愿初见。
人生只缘初见。

夜就这样跌在了窗台上,本就昏暗的地方更是漆黑一片,唯独耀眼的一寸火红分外夺目。
昙花开了。

我很喜欢昙花。因为它绽放的那一瞬真的很美。美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恰好那时你也在身旁,人面,昙花,相映成趣。正如八点档的肥皂剧一般,我脑子里只余下一句话“愿时光停留在这一秒。”

其实算起来,我们正式分手是在5天前。
我把我们的所有的东西都整理了一遍,一并寄给了你。
疲惫,前所未有的疲惫翻涌而来。我拿起了放在昙花旁的美工刀。
不得不提的是,染上鲜血的昙花妖艳却偏偏清纯至极,像极了你。或者说,像极了在我面前的你。
除却生死无大事。这或许就是我一直坚持的原因。

说什么情啊爱啊,不过只是一株昙花。匆匆一现,惊艳了世人,又匆匆淡去了。

花,终,刺破了天际。